每经记者调查“好时去哪了”:经销商队伍“换血”留守员工搬了新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2-02-28
html模版每经记者调查“好时去哪了”:经销商队伍“换血”留守员工搬了新办公地

每经记者:张韵 每经编辑:文多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好时(中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时中国)在中国身陷舆论漩涡。好时巧克力销售(上海)有限公司又在“好时巧克力”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澄清声明称:中国一直都是好时公司的重要市场之一。(会)与经销商与合作伙伴一道,继续推进在中国市场的生意与业务。

究竟是“打算撤离”,还是“仍在正常运营”?各方言之凿凿却又南辕北辙,看得“吃瓜群众”一头雾水。

2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好时中国位于上海新梅联合广场的办公点,现场看到,此地两层楼面仅留墙面软装尚未拆除,剩余设备都已搬空,其中一层已迎来新租户,施工队正在进行室内翻新作业。

好时甜品店上海门店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好时中国去了哪里?

记者通过前台遗留的联系方式,联系了公司部分离职员工,但大多数人谈起公司现状都三缄其口。只有一位快递小哥称:“(公司)搬了有半年多快一年了吧,之前听说去对面大厦,租了几间办公室。”

2月11日,这个说法得到了好时中国客服热线的证实。据记者多方求证,公司在上海浦东尚有十余名留守员工,正在处理相关中国代理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接听电话的客服是好时巧克力总经销商达上贸易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线下的甜品店和冷饮店都已经关闭了,如果有现存的,都是没有经过官方授权的。”

那么,位于上海的三家好时门店为何能继续营业?原门店经销商负责人高义成(化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好时在渠道遗留问题的处理上纠纷不断,一切诉求皆被冷处理,而因有相关法律文件证明,所以有部分商场给予经营。

2月10日,尊龙d88官,上海新梅联合广场17楼前台,这里是好时中国原办公场所 每经记者 张韵 摄

“新”办公地或仅留十余人

上海新梅联合广场17楼,凹凸的地板,裸露的管道,已人去楼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好时员工们留下的杂物中看到,会议室中还遗留了一些装饰物,被制成卡纸的约40名员工姓名和打印着奖品名称的纸条散落一地。

前来查看室内情况的物业人员称,好时中国去年就已搬走。16楼的新租户表示,去年11月该处就已经腾空,记者致电两名大楼快递人员得知,公司搬走已有大半年。

启信宝信息显示,好时中国在2021年11月16日新增一条清算组成员备案信息,负责人为ROHIT GROVER,成员包括赵志华和WILLIAM CHRISTOPHER PRITCHETT。

此外,记者发现几乎所有被遗留的历史行政文件中,都不见2021年的踪影。文化墙上,前好时大中华区总经理胡庭洲的照片占据绝对主角,而胡庭洲早在2020年12月就正式宣告离职。

这里消失的2021年去哪了?据一些离职员工向记者表示,2020年末至2021年初,好时中国出现裁员,部分基层员工见势头不妙也纷纷离职,与此同时,多位高管陆续离开,原因不明。

那搬走的公司现在到底身在何处,有无留守员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好时中国客服热线,对方交谈中表示自身是达上贸易,“好时中国不在这里办公,他们有另外的办公场所,只知道在浦东。”

记者以采购身份从达上贸易区域销售代表处得到一个说法,现在好时中国约有十余人,天猫线上门店正在进行页面优化,包括更新产品描述、产品图片及产品条码,京东线上店仍在正常运营。对于缺货现象,达上贸易表示进口货源流通没有异常。

上海有三家店仍正常营业

2020年底,好时中国对外宣告要调整中国业务模式,决定与一家大型本土经销商合作,包括通路授权、搭建供应体系等。近期的产品包装上显示,2021年9月出产的袋装产品由达上贸易进口及经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上海仍有三家好时甜品店在正常营业。在上海大宁久光中心店,记者买下一盒生产于2021年7月的块状巧克力后看到,生产商是百诺食品和善龙食品。

“这两家是好时的分包商,现在是否仍在合作并不清楚。”好时中国消费者热线表示,之后都从马来西亚进口,巧克力产品由达上贸易统一经销。当被问及线下门店的情况时,对方回应称,现有线下甜品店都未经好时授权。

2021年10月~12月,“好时巧克力”与“好时甜品概念店”官方微信公众号先后发布声明。先是好时中国称,已于2021年7月10日提前终止与深圳欣拓的商标许可协议,要求所有好时甜品店立即停止使用好时标志。随后深圳欣拓则回应称,好时中国在无理由、无预警通知下要求解除双方合作让经销商蒙受千万损失,请求监管部门暂缓办理好时中国注销登记手续以获得赔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深圳欣拓负责人高义成了解最新情况,高义成表示,从去年5月想要协商到现在,好时中国没有任何人愿意出面与解约的经销商协商后续事宜,甚至无人告知解约原因。

“现在头痛的问题是,好时中国已经进入清算程序,公司法定代表人不在中国。”高义成进一步表示:“但我们的合同是到2025年,在全国大概有二三十家店,每个店都有一百万的投入,再加上商场要求我们退租损失的违约金及员工遣散费,都是不小的数目。好在上海还有三家商场因为我们有诉讼的证明文件,同意我们继续运营。”

与经销商解约有何意图?

就在这时,一个巧合的时间点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高义成提到,好时中国是在2021年5月11日向门店及贸易经销商发函,要求终止合约,而据启信宝显示,“好时巧克力销售(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时巧克力销售公司)于2021年5月13日注册成立。

记者查阅相关工商信息,未能将好时巧克力销售公司与好时中国的主要人员对照起来,但据一位经销商透露,前者法定代表人赵志华就是此前好时中国的一名大区销售代表,而这个名字也出现在了好时中国清算组成员的名单中。

与经销商解约,成立好时巧克力销售公司,究竟有着怎样的意图?

一位好时经销商的说法是:“原先公司在新梅联合广场有两三百人的业务团队,每个区域都有不同的经销商,大概有一两百个经销商。但是2020年开始,在计划调整战略的时候,就慢慢地把原有的经销商合同都解除了,到了2021年之后,就找了一个新的总经销商叫达上贸易。”

“当然达上贸易也留下一些(原有的经销商)成为他们的下级经销队伍,只是好时中国没有处理好其他无故解约的经销合同纠纷。”高义成认为,公司留下来的十几个人全部都搬到新的地方,就是为了切割原来的经销合同和诉讼纠纷,“所以他们一概不承认他们和好时中国是有任何关系的”。

据媒体此前报道,2020年12月1日,胡庭洲离职,但就在离任的四天前,胡庭洲刚宣布与达上贸易合作,对中国销售渠道进行调整。

有好时中国原先的经销商认为,好时中国被清算,另行成立新公司,是为了将现有资产从中国抽离,但也有现有的二级经销商表示,好时中国缩减规模是为了顺应本土销售通路作出的结构性调整,经过阶段性阵痛后,将逐步走上正轨。

“2020年年底有下发过调整劳动关系的通知书,明确说了公司会转变业务模式撤销组织架构,并最终申请清算及注销公司。”一位离职员工说。

双方说法孰对孰错不得而知,而高义成只是希望双方能好聚好散。

为何好时中国会走进舆论漩涡?

2019年6月,胡庭洲被提拔为总经理,开始了产品多元化战略,推出了一些被认为颇为奇特的口味。2020年,好时中国在营销上斥下巨资,却不巧遇上疫情,消费场景被生生截断,再加上新品巧克力的市场增幅放缓,准备大刀阔斧干一场的好时不太走运。好时中国因此交出一份较差的成绩单,财报显示,中国市场业绩几乎腰斩,在全球净销售额同比增长2%的背景下,中国市场销售额同比下滑了46%。

这场风波后,好时在中国市场还能焕发第二春吗?

回应:会持续投入中国市场

2月12日晚间,好时巧克力销售(上海)有限公司在“好时巧克力”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一则澄清声明。

就近日有关公司运营的相关舆论,好时巧克力表示,中国一直都是好时公司的重要市场之一。好时秉承对中国消费者的承诺,将延续在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战略不动摇。好时公司会持续在中国市场投入,并与经销商与合作伙伴一道,继续推进在中国市场的生意与业务。

针对线上渠道缺货现象,好时巧克力回应称,由于春节期间好时产品的销量激增,导致好时京东自营店供不应求,目前部分产品处于缺货状态。好时正与经销商们全力解决供货问题,随着春节的结束和新经销商的供货,后续货品会陆续跟上。好时将与新经销商继续展开紧密合作确保中国消费者一直能购买到喜爱的好时产品。

“为了更好地服务消费者,好时天猫旗舰店对其电商业务模式进行优化调整,目前好时天猫旗舰正在进行重新装修,预计新官方旗舰店的上线时间在2月底。”好时巧克力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的主题文章:
 

Copyright 2017 利来国标娱乐老牌w66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